海贼王892话分析:扑朔迷离的“预见未来”

时间:18-01-29 09:30 来源:TalkOP海贼王论坛分析区 作者:鬼狂歌
[评论]

 一、贝基戚风真侠侣

1、贝基真男人、纯爷们!

星期五新一话出来之后,因为搬砖忙的缘故,我是先在逼乎手机版上看了hr神奇的分析,然后晚上休息的时候才在电脑上看的漫画。再到我码这篇分析为止,在逼乎和论坛上看了好多本话的分析,很惊讶,居然貌似没有一个人提到贝基这一话的真爷们表现,都被三儿的花痴、榨汁三胞胎的腿给吸引了呀……

——在我看来,本话最耀眼的角色,非贝基莫属!

乍一看,贝基团带着蛋糕引开大妈,其目的就像是贝基说的那样,是为了继续暗杀大妈的计划。还“勉为其难”地跟三儿达成“交易”,保证在大妈吃饱之前不动手,然后才跟三儿分别。

——但,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吗?

如果贝基这么做,真的是为了暗杀大妈的话,却故意打电话过去嘲讽舔一,让本来正在追击千阳号的舔一深信贝基要趁机干掉大妈,从而转为追击自己,贝基是这么脑子进水的人么?一个发疯的大妈就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他在大爹形态下被大妈老拳胖揍的伤还没好呢,再引来舔一的舰队来追击自己,是嫌单单一个大妈的难度还不能满足他作大死的欲望吗?

贝基可不是那么仗义的人。

——还记得贝基当初刚从蛋糕城堡死里逃生之后是怎么干、怎么说的么?

再说了,贝基现在真的还有“暗杀大妈”的想法和自信吗?当他成功把大妈和原本追击千阳号的舔一舰队吸引过来之后,才透露了真相。

说神马“暗杀大妈”、“交易”,其实只不过是为了骗三儿和千阳号上的草帽团罢了。贝基团现在逃命都吃力了,有那个能力“暗杀大妈”才怪了(在不对蛋糕做手脚的前提下)。贝基带蛋糕引开大妈、电话虫嘲讽引开舔一舰队,只是一个原因:

戚风的请求!

——这才是真男人、纯爷们的浪漫!

男人的浪漫,就是不断找好多好多的大长腿玩几年吗?——也许吧。

但我更欣赏、更向往的是,跟一个能跟自己情投意合、身心合一的女人一起,执子之手、笑面人生、天堂地狱、至死不渝!——就如贝基和戚风这样。

——一个男人有多男人、多爷们,不是看他玩过多少、多极品的腿,而是看他践行了多少自己的信念,尽到了自己所应担当的多少责任!

戚风从她毅然决然答应布琳,在逃亡途中折返帮忙做蛋糕,到现在引开大妈和舔一舰队,纯粹是为了报答草帽团对姐姐罗拉的救命之恩。——可要知道,贝基可是连罗拉这个大姨子的面都没见过的,他有一万个理由拒绝和阻止,因为这说起来其实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他完全可以不用趟这浑水、惹这麻烦的。但贝基并没有反对,甚至没有半句推脱,拿了船之后,就虽千万人吾往矣地按照约定,杀向可可岛去接戚风,然后又引开大妈、引开舔一舰队!

这份气魄,不输路飞杀向司法岛救罗宾!

——而他做完这一切之后,仅仅说了一句“这样就行了吗!?戚风!”

(此处应有BGM:爱你够不够多?对你够不够好?可以要求不要不在乎!)

OP里此前出过场的恩爱夫妻档里,雷利和夏琪是互相信赖但各有各精彩型的,老蔡和Baby5是夫唱妇随型的,阿拉丁和普拉琳涅是霸道女王小受男型的。但贝基和戚风,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型的。

这首《我侬词》真是贝基和戚风的写照。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

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起打破,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道升《我侬词》

前面几话里,已经展示过大妈+舔一舰队追杀的威胁有多恐怖了。千阳号可是水之都顶级船工+宝树亚当的杰作,而且船上有前七武海甚平这个超级战斗力+超级舵手坐镇,还有布鲁克+娜美完美克制宙斯的组合,勉强撑到现在都已经濒临崩盘了。但贝基团可是没有这些的,而大妈和舔一对他的仇恨值可是要远高于千阳号的,加上大妈受到蛋糕的诱惑,追杀的欲望也必然更高,并且更悲剧的是,他的船在可可岛的时候,明轮就因为烤箱的攻击而坏掉了的。

——换言之,就是说贝基团接下来的逃亡之路,只会比千阳号更加艰辛!他们唯一的优势,只不过是人员还算完整,除了贝基之外还没有伤员。

Ps,对地图不了解,不知道有没有大神推算一下,贝基他们的位置距离利口酒岛还有多远、大约需要多久才能到达?

而贝基团为了戚风而陷入这样的困境中,戚风能给他们的希望和信心,就只有“蛋糕的味道”和三儿的手艺!即便如此,贝基团在听到这么个怎么听着都只是个安慰的理由之后,却全团士气高昂起来!

虽然贝基团的行事风格跟白胡子有天壤之别,但确实有老爹团的“家人”之风!

——贝基这恩爱秀得比神马卿卿我我、1314大气的多了!满屏的狗粮有木有!

当年《金刚》上映之后,有这么一句话:

做男人就要做金刚那样的男人,——在世界最高的大楼上为心爱的女人打飞机!

——贝基这可是比打飞机屌得多了。

2、戚风侠义,不让甚平!

三儿曾说戚风和罗拉长得太像了。但戚风和罗拉像的,又岂止是相貌!

一句“这才是报恩嘛”,义气也是跟罗拉一样呢。

甚平为了报老爹之恩,可以孤身去跟艾斯单挑七天七夜,可以七武海头衔说放弃就放弃,硬闯顶上之战助老爹救艾斯,可谓侠中之侠。

罗拉和戚风论实力,跟甚平比差了N个级数,但论义气并不输甚平!

罗拉为了报草帽团帮助自己挑战莫里亚之恩,可以坚守原地、以命相陪。

而戚风更胜罗拉,毕竟罗拉那是跟自己切身相关的,而戚风则是纯粹为了报草帽团救罗拉之恩,而不惜以身作饵,引开追兵。而且,她的义气中,还多了一份细心:

为了不让三儿和千阳号上的众人担心和内疚,而让贝基找了个“暗杀大妈”的理由,并跟三儿达成不对蛋糕做手脚的“交易”,让三儿和千阳号上的人好觉得心安理得!

——这其实跟三儿回到千阳号之后,问起佩德罗的时候,布鲁克的回答是同理的。

三儿是个非常善良而骑士道的人,如果他知道在他离开期间,佩德罗为了掩护千阳号而自爆的事,一定会非常自责。所以,娜美和乔巴欲言又止,而布鲁克会隐瞒真相。至少现在不是让三儿自责的时候。

同理,如果三儿一开始就知道贝基团其实并没有那个能力暗杀大妈,而是纯粹为了掩护他们而引开大妈和舔一舰队的话,他也一定不会答应。

娜美、乔巴和布鲁克是三儿的伙伴,对三儿是非常了解的,能细心考虑到三儿的感受很正常。

——但戚风跟三儿认识,也就几天的时间而已!

二、扑朔迷离的“预见未来”

本话里最受关注和热议的焦点,当属最后几画路卡大战的画面的了,——老实说,我其实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觉得,下一次再出现路卡大战的描述时,基本上就是分胜负的时候了。

1、卡二确实是怂了,而且怂得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好吧,上一话的分析里,我被打脸了)

喂、喂!卡二啊,你这么口不对心的,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乱了方寸了吗?完美人设的FLAG,已经从你自己的内心开始动摇了呀,这是败相啊!你的见闻色没预见到吗?

2、“重击”到底是“现实”还是“未来”?

最后几画,单纯从画面连贯起来看,表面信息很简单:就是泡泡女在路飞试图爬起来的时候,发动了偷袭击穿了路飞的右大腿,路飞惊讶的时候,卡二趁机用三叉戟发动攻击,路飞吃惊之余试图向右躲避,却因为右脚不稳滑倒,而没能完全躲过卡二的攻击,左侧腹部被击中,撕掉了一大块肉。

但细看细想之后,却是诸多疑问。

路飞被卡二击倒跪在地上试图爬起来的时候,右侧空中飞来了一支箭击穿了路飞的右大腿。并且,这个偷袭基本可以判断为泡泡女利用其果实能力发动的(来袭的箭周围有泡泡破裂的痕迹,可能是利用其果实能力制造出来类似于“吹管”的原理来发动的)。

但从接下来描述路飞反应的两画开始,就引起诸多疑问了。

重点是路飞连续发出了两声疑问的声音,“诶!?”和“诶??”

——正是这两声“诶”的疑问,如何解读,会让后续几画得出截然不同的理解。目前,看了下鼠绘评论、论坛和逼乎的分析,大概主要有这几种观点:

①“诶!?”是路飞被偷袭后的吃惊,“诶??”是他预见到了未来而产生的疑问,即“诶??”之后的画面全是他预见的未来;

②“诶!?”是路飞被偷袭后的吃惊,“诶??”是对卡二准备的攻击的反应,即“诶??”之后的画面全是实际发生的;

③“诶!?”就已经是路飞预见到未来而产生的反应了,即“诶!?”之后的画面就全都是他预见的未来了;

——至于到底是哪个、还是哪个都不是,我也没头绪。

这个几画表面信息也很简单,卡二发动攻击,路飞进行躲闪,但右脚打滑,导致闪避失误而被卡二击中。并且,路飞右脚打滑,从画面来看,也是大概率是泡泡女果实能力搞的鬼。画面中路飞右脚有明显的晃动,并且脚下有类似气泡破裂的气流的东西(不太像是脚的动作产生的灰尘),应该是泡泡女在他脚下制造泡泡导致的。

但这几画细看细想起来,也是颇多疑问的。主要有两点:

①那个虚化的画面,到底是表示路飞的闪避动作,还是路飞的“预见”?——确实也有人认为这是表示“预见”,因此接下来的被击中画面也是“预见的未来”;

②路飞被击中的那个伤口之大,非常夸张。路飞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试过这样,被直接撕下一大块肉来的伤的,而且还是在腹部侧面。这么重的伤,就算不算KO、就算还是能濒死反杀,但接下来还能在泡泡女和粉丝团的围剿下逃出去,这个挂就开得有点无耻了吧?虽说,之前有顶上之战老爹半边脸被毁,仍然能重创红狗、胖揍黑胡子,但那是老爹油尽灯枯的最后爆发了呀!路飞这个程度的伤,已经足以破坏掉躯干的肌肉,让左侧的胃和肠子都流出来了呀……这还怎么打?而且,现在也还明显不是路飞“最后爆发”的时候呢。

——所以,综上,我是比较认同“预见未来”说的。

3、“预见未来”的变量极限

贝基在婚礼上的这番话,除了燃之外,其实也是在提示了“预见未来”这个能力,其实也是存在“极限”的,即“预见未来”≠“掌控未来”。

——婚礼上卡二预见到了三儿能躲闪掉牧师的枪击,燃鹅,他却并未能预见到自己出手补刀也被躲闪掉的未来,这一点也印证了贝基的这番话。

其实,上一话泡泡女登场并且让手下用弩狙击路飞的情节,我就有点奇怪了:

以卡二的逼格,怎么能容忍旁人插手他的战斗呢?但无论是他还是路飞,都好像完全没有发现有人在捣乱一样。这完全不需要“预见未来”那么高级,单纯以正常的见闻色就能发现的好吧?

但当时我觉得,大概是因为这些货色太弱了,根本对战局无足影响,所以才会路飞和卡二才会完全不搭理他们。

——燃鹅,这一话,泡泡女的干扰,明显是对战局造成了实质性的影响的!

从画面来看,路飞明显是被击中后的惊讶表情,明显是直到此时才发现有人在暗算他。

而卡二在路飞被击中之后,居然毫无表示,反而趁机发起攻击!如果卡二也发现了路飞被暗算的话,还要趁机攻击,而且面不改色、毫不犹豫,那他“完美”的逼格是真的完全不要了吗?他的自尊、自信和骄傲,已经被路飞逼到全部不要了?

——喂,装逼装了那么久,赚了几十话的人气,结果就突然自己全撕掉了?这不大好吧……

所以,我大胆推测一下:

可能、大概、也许……路飞和卡二,其实都没有发现泡泡女和粉丝团的存在!

——因为,他们都在把全部的注意力和见闻色集中在对手的身上,去预测对手的“未来行动”!

也就是说,直至路飞被泡泡女暗算而发现有人在插手之前,其实路飞和卡二“预见未来”时所采纳的变量,都只有对方而已!

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么现在路飞已经发现了泡泡女的存在,而卡二其实还没有发现他的这个“后援会会长”妹妹的存在。

——也就是说,从路飞的“诶!?”开始,其实路飞“预见未来”的变量里,就已经多了一个泡泡女,而卡二“预见未来”的变量里仍然只有路飞一个!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较量里,路飞预见的未来里,是有泡泡女存在的,而卡二预见的未来里,是没有泡泡女的存在的。

换言之,泡泡女给路飞的助攻开始了!

至于实际如何……emmmm...坐等尾田打脸吧。

三、零碎吐槽

1、咚塔塔的船……真的能闯荡新世界吗

这船的大小跟咚塔塔族比起来,确实是个庞然大物,燃鹅跟正常人类比起来,实际大小就跟路飞他们得到梅利号之前乘坐的那艘小船差不多吧……按照娜美的说法,这种船是连进伟大航道前半段的“乐园”都不够看的货色呢,毕竟一个大浪下来就翻了,更何况是在后半段的“新世界”呢?更何况,这还是在有娜美这么优秀的航海士的情况下呢。咚塔塔族有那么牛逼的航海士吗?

2、布琳这是用致敬的方式对三儿表达自己的醋意吗?

“用佩洛斯哥哥和巴巴罗亚哥哥都察觉不到的速度!”

三儿你那个“……”,是不是听了之后,一股既视感油然而生呢?

——真不愧是一对心有灵犀的鼻血男女呀!

而布琳是显然受到三儿超远距离对娜美发花痴的影响,又把她的小傲娇给激发出来了。——不过话说,比之前已经正常很多了,至少不会那么神经质了,跟三儿是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而且,她的那个飞毯的速度还真不是吹的,这倒是让我有点没想到。

不但真的快到舔一察觉不到,就连千阳号上的众人也是吃惊不小呢。布鲁克直接目瞪口呆了。

(补充:呃,再仔细看了一下,貌似那个叹号是指向舔一的,所以舔一应该是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飞向千阳号的,只是看不清是什么)

“嗖”一道白影,三儿就已经在千阳号上了。

3、娜美应该是有心撮合色河童和布琳的姻缘的

布琳登船(注意,不是上船)之后,看到“情敌”娜美,心里显然不是滋味的,吃醋、内疚、甚至还有自卑应该都是有的。——燃鹅,难能可贵的是,她并没有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情来。这表明,她经过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已经成熟了很多了。虽然,我不大看好她会上船,但我觉得色河童应该是她的菜了。

娜美应该也是这样希望的。

娜美对于跟三儿的关系拿捏得很清楚:同伴之间历经劫难后重逢的激动,跟色河童发骚时的暧昧,心里跟明镜似的。

ps,色河童在人妖岛被人妖逼会了六式的“月步”(“剃”估计也是少不了的),娜美估计也要被色河童逼会六式的“剃”了。

而且,重逢问候之后,娜美立即过去和布琳打招呼。

虽然不知道她们聊了什么,也看不出两人的表情,但娜美是船上所有人里,唯一面向布琳,跟布琳打招呼的,其他人都在跟三儿聊天。而从飞毯的表情来看,娜美和布琳的对话,气氛应该还是比较融洽的,至少不会太僵。

Ps,好像本话之后,好多人都觉得色河童的花痴很有趣的样子,但是老实说,三儿本话的花痴表现,偏偏跟贝基放到一起,让我顿时对色河童的印象严重扣分,跟贝基一比,整个就一渣男相好吧……

4、色河童的花痴是没药医的了,但还好关键时刻,他从司法岛篇就开始的“智将”智商还是在线的。

——至于,他想到的是神马计策,我的智商有限,就不猜了。

5、66团上线的时机也铺设得差不多了

照大妈团的这个布局,66团的任务不是怼可可岛烤箱的埋伏舰队,就是怼榨汁姐妹的追击舰队了。对地图和时间神马的没印象,不好推测。

6、福利?呃,逼乎上真有腿迷量出了榨汁女的头身比

 

热点推荐:海贼王漫画 海贼王全集排球少年 海贼王动画下载 死神 黑子的篮球第三季火影忍者 妖精的尾巴 电视剧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