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娜短篇同人文:睡前故事

时间:17-02-04 13:45 来源:索娜吧 作者:934954208
[评论]

索隆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比起语言,他更喜欢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些什么——比如踏上旅程追逐梦想;比如与伙伴分离两年苦于修行;比如爱上娜美。他和娜美在一起以来自然也学去了不少她的小聪明,变得圆滑不少,但也总归忘不掉本,还没有亲口对她说过我爱你。  

六月上旬是梅雨季初期,从罗宾婚礼回来还没多久娜美就因为风寒感冒烧了起来。外面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而她也因为高烧不退在床上躺了一天没下地。索隆对自己的伤势从来不上心,无论是在蜡烛台上砍断双脚还是替路飞抗下所有伤害,他总是坚信认为睡一觉就能满血恢复。即使是这样的一个人也在朝夕相处中学会了笨拙地照顾爱人,明智地花了一个小时从街角对面的小铺里买来了菜粥,才避免了厨房的爆炸事件。  

“38.5。”索隆从她腋下取出体温计甩了甩,“还在烧,酒吧那边给你请过假了。”  

“嗯,谢了。”娜美伸出一只手抚上自己的额头,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啊,我完全感觉不出来体温。”  

他垂着脖子盛粥,笑她:“当然了,哪个病人摸得出自己在生病啊。”  

虽然烧得厉害,但还算在正常范畸内,但即使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普通的伤寒,却还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件事上。而这件事像是一切故事开端后的关键点,成了他们想要捅破那层窗户纸的心结。  

在开往阿拉巴斯坦的路上娜美突然地得了重病,也是想今天这样高烧不下,汗流不止,在干燥的房间里即使温度不足以将她的神经烧毁,她也很快会因为脱水失去性命。她的身体很烫,却近乎吃不消任何东西,夜晚大家都心事重重地回各自房间睡觉,薇薇在地上铺了被子,以免娜美有什么不适。寒冬里的深夜听不见一点声音,薇薇算好了时间起来查看娜美的身体状况,温度还在上升,因为出汗很厉害,她便换上一条新毛巾,拿着已经温热的走了出去,准备拧把干净的回来给她擦汗。  

娜美其实醒着,身体热得不行,她根本无法入睡。她听见薇薇出去的脚步声,缓慢地睁开眼,视线中的天花板都十分模糊,即使揉了揉也还是一样。她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但还没等哭出来便听到有人推门进来,她便赶忙闭上了眼。娜美能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像是羽绒服,便将眼睛睁开了细微的一条缝,她看不清来人,但那一特征性的绿发入了她的视线,她才放下心来——是索隆啊。他站在床边上,也没拉凳子,只是干站着盯着娜美的睡脸看了很久。他伸出去的手悬在半空没了下文,又缩了回来,是因为值夜变得冰凉的缘故。  

他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娜美才开口。“你知道身体对人的视线是有感知能力的吧。”  

索隆一惊停下脚步,“什么啊,你醒着啊。”他转过身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搬了个凳子坐下。娜美的呼吸声很重,呼出的气息也是滚烫的,他便用她额头上的毛巾帮她擦了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  

“身体很烫,怎么可能睡得着啊。”娜美说话都大喘气,中间停顿了两次。“倒是你,不好好值夜跑到这来想干什么坏事。”  

“是来看看你的状况啊,笨女人。”他又将毛巾放回她额上。  

见索隆那么一本正经,娜美便去握了握他的手。“索隆的手好凉快啊。”  

“今天刚好轮到我值夜,看台太高我被冻醒了。”他骗人。“看到薇薇出来了,所以我才来看看。”他任由娜美握着,能给她带来一点凉度也好,也许能够减缓温度升高的速度,即使他心里知道这是无稽之谈,他也还是这样倔强的想着。  

“呐,索隆。”娜美握住他手的力度大了一点,索隆能感觉出来她在发抖。“我可能会就这样死掉也不一定。”  

在正常人眼里,比如乌索普和娜美,甚至短暂跟他们一路走来的薇薇看来,索隆许多时候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消耗自己的身体。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从古伊娜的死以来便学到了生命的可贵。师傅曾经告诉他:人命之短,是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体现无限的价值。这句话一直印刻在索隆的脑海里,他想他的价值便是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但在那之前,保护不了自己重要的人也被他与弱小划分在一起。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人,至少在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他不想就这样轻易地失去娜美,就像他年少失去作为目标的古伊娜那样。  

“别开玩笑了。”索隆用另一只手帮她掖了掖被角,娜美伸出半截小臂,两人的手握得很紧。“找到医生你就会好起来的,这艘船可不能没有你啊,航海士。”即使这句话听上去正确,甚至过于苍白,但索隆心里更想说的却止在口边,被他揉捏进心里了。  

“嗯。”娜美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又说:“我睡不着,给我说些故事吧,索隆。”  

“哈?我不会讲故事啊。”  

娜美吐了吐舌头,“就讲今天船上发生的事情吧。”  

索隆挠挠自己的头发,看着稍微恢复了点元气的娜美,叹了一口气,十分生硬地开始讲起来。从一大早因为半夜偷吃冰箱里的食材被山治赶出餐厅啃着栏杆的路飞,到乌索普上午研发新武器的时候因为搞错火药的剂量差点炸了一个房间,还有下午的时候黏在薇薇身边拧成一条龙卷风的很吵闹的山治和差点跟他打了一架的自己。结果娜美就这样慢慢睡着了,他的手也还握着,也就这样保持着。他们都忘记了薇薇为什么还没回来,后者其实早就回来了,在门后面躲着看了好久没进去打扰他们,捂着嘴巴偷笑后乖乖地替索隆值夜去了。  

喝完粥后娜美被强行喂了一大勺的退烧药,虽说是橘子味的,但还是不那么好喝的。粘稠的液体卡在喉咙里,她喝了好大一杯水才咽下去。索隆走之前又给她测了测体温,他将额头抵上去,能感受到娜美滚烫的鼻息,但温度应该是降了一些,便放心不少。他收拾了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准备离开,结果被娜美伸出的一截手给拉住了衣角。  

她吐了吐舌头,“索隆,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吧。”  

“所以说,我根本不会讲故事啊。”即使他嘴上这样说着,还是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回到了床边。  

“嗯……那就讲讲今天道馆里的事情吧。”  

所以他便坐了下来,外面小雨打在窗户上,敲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索隆说话的声音低沉,不那么大声,慢慢地将今天道馆的种种一一道来。从罗娜抓住小蛐蛐放到男生的书包里把人吓哭了,到一个有些跋扈的男孩往她手里塞了一杯牛奶示爱。娜美沉沉地闭上了眼睛,索隆也困意袭来,两个人的手心都出了汗,却还是紧握着没放开,纷纷睡去。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版权信息:海贼王中文网 » 索娜短篇同人文:睡前故事

热点推荐:海贼王漫画 海贼王全集排球少年 海贼王动画下载 死神 黑子的篮球第三季火影忍者 妖精的尾巴 电视剧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