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香同人文:船上的剑士和厨师

时间:16-09-09 10:17 来源:索香吧 作者:萝卜诺亚
[评论]

什么?你问你该怎么称呼我?狙击王还是GOD大人?

嘿嘿,兄弟,别搞得那么庸俗,我Captain乌索普是在乎那种无聊小事的人吗?

不过说真的,这酒还真好喝——我可不是客气,哪天必须得带着索隆来一趟尝尝,那个家伙就对这种事感兴趣……啊对对对,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东海魔兽,海贼猎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其实说白了就是个路痴加酒鬼,想当年我Captain乌索普&%*¥#@(省略一万字)……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了吗?不好意思我这人一喝起酒来嘴巴就有点闲不下来……

哦哦,故事吗?想听我们的故事?哈哈哈我就喜欢这种要求,不过啊兄弟,可别小看了海贼王的冒险啊,要是真的说起来我们的这些事可是一个礼拜,哦不,一个月不吃不睡也讲不完的……啥?想听点新鲜的?平常听不大着的?一般人都不太知道的?

啧啧啧你这要求还挺高啊……来来来让我想想……灵魂歌王100个不雅时刻?考古学家罗宾的50个怪癖?改造人弗兰奇的99个奇葩发型?……嗯还是海贼王的999个作死瞬间?

啥?!都不要?你来真的吗?这些可是一般人想听都听不到的绝密信息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哦好吧好吧,好人做到底,我乌索兰度大人可从来都遵循替别人着想慈悲为怀的原则……先别急着崇拜我啊&*%¥……

好吧说正经的,如果这些真的都勾不起你的兴趣的话……

……那么,爱情呢?

好了好了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你放着光的两只眼睛已经暴露了你在想什么了,就知道你们这些人脑子里成天就装着这些有的没的。不过嘛……说真的,这个话题其实还真的是蛮少提到的,既然你这么说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好好跟你讲讲吧!说吧,想听谁的?反正我们这伙人的那点关系你们肯定也都清楚……

喔,所以你是说让我自己选是吗?令我感触最深的吗……那肯定是我和我们家可雅啦&*%¥#……

什么?!听得太多已经不想听了?……噢别这样……现在的人说话都这么不给面子了吗呜呜……

哎,那好吧。说实话,这对我来说其实并不是个很困难的选择,因为船上就是有那么两个怪物,跟着他们一起走过来,他们的故事也就自然而然烙在你最深的地方。真的,想忘也忘不掉的。不过我想这世界上也不会有哪个人在看过他们的故事后会选择去忘记,毕竟……让我想个合适的说辞……好吧可能也不是太合适,总之,真的有太多震撼了……

我希望你是个思想开放些的人……额我是说,对某些事情你不会有太多偏见……

……哦那真是太好了!那么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要说的是谁了吧。

啊,没错没错,就是我们船上的,剑士和厨师。

嘛,一般来讲的话,应该是先说一说这两个人吧。虽说对你们来讲“海贼猎人”和“黑足”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人物了,但我想在这个话题开始之前,我有必要跟你谈谈“罗罗诺亚·索隆”和“山治”。

我上船的时候索隆已经在了,他也是拯救我们村子的主力之一。第一个入团,算得上是真正的元老。总之一开始其实觉得这人挺恐怖的,毕竟,可能你们不知道,我们出海之前的那几年“海贼猎人”在东海已经很出名了,几乎是个人就知道三刀流的强大,相比起来路飞简直就是个无名小辈,再加上那家伙成天就知道摆着张臭脸,所以总有种不太容易接近的感觉。不过嘛,这种想法持续得很短啦,从他们一起帮我解决掉可雅那里的事情我们也就基本上都熟得差不多了。虽说很多时候他还是一副闲人勿近的模样,但那家伙永远不会因为你弱小而看低你,不张扬却总是暗中很认真地保护着每一个人,几乎没有人比他更可靠。而且本来他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再加上,就像我刚才说的,又是路痴又是酒鬼,距离感什么的慢慢也就消失了,最后大家都是勾肩搭背的兄弟。当然,我可没有忘掉那个混蛋把本大爷当成刀的时候。

至于山治,老实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挺烦他的。我们不是去他们那吃饭来着嘛,一进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家伙恶狠狠地揍着一个海军军官,嘴里还和个流氓一样骂骂咧咧的。当然不止如此,你也知道的,我作为一个从小村子刚刚出海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鬼,对这种……额,长得像个小白脸似的、满脑子装着女人还挺做作的男人……实在不是很能喜欢的起来,更别提这家伙一加入就狠狠地在可可亚西村给了我一脚。好吧,这也证明了世事无常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就像谁能想到看着挺瘦弱的那家伙强的简直像个怪物,就好像那时候的我砸死也预料不到我居然可以和这样一个男人关系那么好。这并不是随便说说,虽然我和我们团里每个人都是生死之交,但如果真的要排一排亲密度的话,除了路飞,我想就是他了。怎么说呢,他真的帮了我很多,在我最没自信的那些时候,久而久之地,有什么话也会想到去找他说说,他也差不多——虽说他并不是那种很愿意把心里话说出来的那种。反正,哎,就是这么回事,我也不跟你多说了。

然后嘛……就该是他们俩的事了。其实一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是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他们俩那种一天到晚见了面就打,谁也不服谁,关键时候又默契得一逼的相处模式我也很快就习惯了。可能是脑子里并没有那种概念吧,我理所当然地觉得这种模式对于单纯的友情来说也非常适用。而且两个人都强的不得了,又都各自装着自己的梦想,山治那家伙又那么喜欢女人,实在是很难往那方面去想,那时候的他们在我心里顶多就算是“看起来不对付其实关系很好”的那种。嘛,我估计可能连他们自己在开始的那段时间里也都没怎么意识到吧。(当然娜美和罗宾那两个女怪物我就不敢保证了。)

真正觉得有点问题是在恐怖岛那件事之后,也就是打倒了莫利亚,布鲁克加入我们的那时候。那个时候索隆伤得很重,虽说作为一个打架不要命流血不要钱的家伙来说受伤简直是家庭便饭,但那次真的是有点不妙,连乔巴都说他从来没见过索隆受这么重的伤。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具体的细节我也是很久以后从罗宾那听说的)不过总之最后结果是好的,我们也就没怎么在意,像往常一样该玩玩该闹闹该庆祝庆祝。就只有山治不太对劲,那段时间,一直到我们从恐怖岛出发他整个人的气氛都特别阴沉,从来没有过的那种阴沉,甚至连路飞都不太敢向他一个劲要肉。我隐隐约约觉得可能和索隆的伤有关但也没敢去问,后来看他慢慢恢复正常,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傻那么烦人也就没再想那么多就那么过去了。

然后很快,也就几天的时间,我们到了香波地群岛。我们惹了不少事,再加上那时候的时机真心不是很好(正好赶上白胡子和海军要开战),于是在那里我们遭遇了草帽团成立以来的最大的噩梦。(当然现在我们都很清楚那时候其实是被救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也是在那里我们真正认识到现实多么残酷,黄猿和巴索罗缪·大熊,在他们面前即使是三个怪物也毫无还手之力,我们能做的就只有逃跑,我真的不敢去想一向信心满满的路飞在喊出让我们赶紧逃的时候该有多么绝望。

那时的情况是他们三个人每个人负责保护两个人逃跑,我和布鲁克是和索隆一起的。但是你也知道,离恐怖岛的事过去才没有几天,索隆的伤根本就没好,那种程度放到一般人身上根本就连正常的走路都做不到,所以当大熊瞄准我们的时候我们几乎是完全没有希望的。我记得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带着索隆机械一样地一个劲往前冲,逃得了逃不了这种事我连想都不敢想,在回头看到那个蓄着力的机器的大家伙以后我是真的觉得一切都完了。然后山治突然就出现了——他明明是应该负责保护娜美他们的可他却出现了,你可以想象那一瞬间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简直比上帝还要光辉,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之前的一场大战几乎耗尽了他的体力,阻止那个人间兵器的一击早已超出了他身体的承担能力,所以给完大熊那一下他的脚根本连动都动不了。可那种情况他居然还拼命抱着大熊的腿,就那么被大熊拽着往前拖还没忘了一个劲让我们快跑。

我真是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他背后拖着的那条时隐时现的血痕我根本不忍心去看,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居然可以执着到这种令人恐惧的程度。然后,很遗憾,我并没有来得及带索隆逃跑,山治就被那个东西整个提起来,光波贯穿他身体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脏也快要炸了。然后我回头看到了趴在我背上的索隆的脸。

我根本无法形容我从索隆脸上看到了些什么,他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瞪着前面,眼底密密麻麻的血丝一路爬到瞳孔,而且我觉得以他当时嘴巴的咬合程度他马上就会用上牙把下牙狠狠地顶进牙龈深处,鲜血四溅。那确实是对同伴的不甘和担忧——和我一样的,但很明显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刻骨铭心的某些东西。

再后来,哦我其实不是很想再说了,你们应该都知道吧,同伴们各自被拍飞到不同的地方,顶上之战爆发,艾斯死去,我们的约定从三天改到了两年。

在波音列岛的两年我也不光是忙着减肥和研究植物的,闲下来的时候会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想路飞没了哥哥能不能成功挺过去,想同伴们都到了什么地方在做些什么,想我们重聚时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也顺便想想……那时候刻在索隆脸上的东西到底是些什么。

我并没有想出来,别说我迟钝,真的,有些事在没得到答案之前其实是很难去探究到真相的。更何况这其实也算得上是个超出常识的事吧。但我也不是很在意,不至于到睡不着觉的那种程度,可能一部分是因为这事跟我关系并不是非常大,另一部分是我有种感觉,我感觉这个答案很快就会出现,就在我们再次聚在一起的时候。

我的感觉是正确的。

只是我没想到那个答案居然来得那么快那么自然而然。

那时候我们刚刚重新聚在一起,镀了膜的阳光号在海里不断地下潜,然后我们几个就围坐在一起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计划。而那个时候山治因为看到美女过于激动失血过多正在一边躺着打吊瓶输血(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说这货真是个傻逼),索隆就坐在他旁边。我发誓我那次回头并没有什么不纯的目的,因为刚刚才重聚我并没有时间去思考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真的只是很无意很无意的一次回头,我看见索隆在玩山治的头发。

很明显他那时候的行为并不是出于某种清醒的自知,他的动作就像吃饭那么自然。没什么目的也没什么规律,就那么随便地玩玩这里揉揉那里,山治有时候会一脸烦躁地打开他的手,然而过了一会儿那只手又会很不老实地再次覆上他的金发,然后手的主人脸上的笑就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一样那么傻那么嚣张。

或许真的只是很小很普通的一件事,也可能是我的脑回路和人家不太一样,但就是那个时候,就是看到这个场景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啊,原来他爱他,他也爱他。

原来这两个男人是相爱的。于是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一不小心就被解决得彻彻底底。

最令我惊讶的是得出的这个答案好像一点都不让人惊奇。明明违背了常识,明明是表面上看着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他们的爱情却产生得那么理所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他们本来就应该是在一起的,索隆本来就应该在山治旁边玩他的头发,在山治皱起圈圈眉毛的时候傻乎乎地笑。

(哦对了,我记得那天好像路飞还不谁的问了山治一句他的腿怎么了,我这才意识到这家伙走路有点不太对劲,不仔细看是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现在想想山治那时候满脸别扭的回应,99.9%的可能他们俩是干了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就在他们俩见面以后上船以前。啧啧,当时没逮着这事好好嘲讽一下他们还真是可惜……)

两年的时间真的是很长,我想这两年的苦修可能也让这两个家伙想清楚了什么事,于是再次相遇,他们俩同时选择了面对自己的感情。

不管怎么样,这两个家伙在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我只要一想到这事就觉得高兴得不得了。

他们的爱从不大张旗鼓,也不刻意隐瞒,九个人的羁绊里只属于他们的气氛存在得那么恰到好处。或许正因为如此,我们每个人也对他们的关系接受得如此波澜不惊,从来没有谁特别地去提起过,这件事从两年后我们重聚开始就像索隆欠娜美钱一样很自然地成为一种我们所有人的共识。就像吃饭时我们会理所当然地给他们空出两个紧挨着的座位,晚饭后的瞭望台没有人会上去,对他们俩时不时的调笑也逐渐成为我们日常的一部分。

而他们两个看起来和以前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依旧是一天到晚不嫌累的吵吵闹闹动不动地就上刀上腿(两年后这俩货的破坏力貌似也上升了一个档次),不过索隆会在山治坐在甲板上削土豆的时候靠着他擦自己的刀,在山治做饭时坐在餐桌旁看着他,山治会在出去买东西时很自然地拉上索隆一起走,在索隆在甲板上睡着时轻轻给他盖上一条薄薄的毯子。然后,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别的地方时,他们会用一秒钟的时间,悄悄地来上那么一个不热的亲吻(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看着身边的人幸福,你自己也就不受控制地也幸福得不得了。我那时候就是这么种感觉,我真希望他们可以一辈子就这么下去。

但或许我们都把事情想得有点太简单了。

后来我们又去了不少地方,也发生了不少事。在德雷斯罗萨山治他们和我们分开了一个多礼拜,打败明哥后我们跟着巴尔托他们的船一起去卓武好和他们汇合。这中间我其实还特别观察过索隆的样子,毕竟这算是重聚之后他们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嘛,意料之中吧,他其实没什么异常的表现,该吃吃该睡睡该锻炼锻炼。我理所当然地把这归纳成是对山治的信任,还小小地感慨了一下真是很棒的两个家伙啊之类的。

但后来我觉得我可能想错了。

按照路飞的性格再怎么不对劲的情况都是可以开宴会的,所以说在去卓武的路上我们也没少闹腾。当然伙食的质量是和以前没法比的,所以路飞那家伙每到吃饭的时候总是会特别想念山治(其实我也是)。然后有一次,应该是晚上吧,宴会开到一半的时候特拉男,啊,就是特拉法尔加·罗啦,突然就离席说要去看点什么书,反正这人本来就挺不合群的我们也就由他去了,也就路飞抱怨了两句然后又继续该玩玩,谁也没想到索隆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叫住他。

他的声音很大,我们所有在玩着闹着的人都安静下来看着他。毕竟,本来索隆那人就有点什么都不太关心的感觉,而且他和特拉男其实也不算很熟,所以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他脸上的表情真的很认真,认真到有点吓人,那种样子除了在他战斗的时候我基本上没有看到过。

显然特拉男也是一副很意外的样子,他挑了挑眉毛问了句索隆屋你找我有事?索隆那时候没马上回他,而是把三把刀摘下整整齐齐地排在一旁,正对着特拉男以标准的和之国礼仪(锦卫门说的)正坐在地上,两只手分别按住自己的大腿。然后在我们正奇怪他这是搞什么的时候他突然就冲特拉男低下头弯下腰认认真真地行了一个礼,接着很大声的喊了一句“谢谢”。

我们都惊呆了,连路飞都停下了一个劲搜刮着食物的手。

你不知道索隆是心气多高的人,所以也就没法想象我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多吓尿。而且我是真没反应过来他干嘛要这样。

还是特拉男解答了我的疑惑。他叹了口气说他只是作为联盟伙伴不想失去重要的战斗力,尔后又看了看索隆补充说而且还不只一个。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在说特拉男当时从多弗朗明哥手底下救了山治的事——刚刚在宴会上简单提了几句当时的情况。他是个聪明人,所以上船以后很容易就知道了他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更何况那俩货根本就没打算隐瞒。

所以索隆是在感谢,感谢他救了自己爱人的性命。

然后我还反应过来我之前的想法有多愚蠢。说不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简直是担心得要死掉了。索隆在地上半天都没有起来,我不知道也不敢看他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那句谢谢里承载的东西有多重我连想都不敢想。我终于意识到他们的感情根本没有看上去的那样简单轻快,他们俩的强悍决定了他们同样地在团里担任保护者的角色,危险到来时他们先考虑的必须是路飞是我们,而对方的顺位永远是最后一个。他们只能把那份几乎要揪烂灵魂的不安和担心埋在心里的最深处,然后在一切都安定结束后,才能像这样明明白白地表达一下。

我看了看周围,路飞没说话但还是在吃个不停(有时候你真的弄不懂他是聪明还是傻),巴尔托洛米奥那帮人一个劲地在问是怎么回事,剩下的人都低着头没动静,罗宾轻轻地握了握身旁弗兰奇的手。我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很少有地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强大一点。强大到可以让这两个家伙可以早一点去担心自己的爱人。

后来我们到了卓武找到了山治娜美他们还有特拉男的同伴们,额,接下来的事情我估计你也猜得到,反正宴会这种东西对路飞来说就是天天开也不会腻(其实我也是),凯多大妈什么的在宴会和山治的饭面前什么都算不上,更何况我们家的厨师好不容易回来了,不好好尝尝他的手艺享受享受人生实在是天理不容。

宴会嘛,还是那样,我Captain乌索普运用我与生俱来的高超口才把我们的冒险好好地跟那些缺席的家伙讲了一遍,当然特别地宣扬了一下我GOD大人的光荣事迹,他们也简单说了说那边的情况。索隆和山治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当然山治对罗宾除外),那种卿卿我我的戏码也实在是不适合这两个家伙。当然,在开宴会的时候他们还是自然地坐在一起,和原来一样,不会太过亲密也绝对不疏离,感觉他们好像其实根本就没分开过。但我看着索隆不轻不重地搭在山治肩上的手臂心说他心里绝对不是看起来的那么淡定,怎么说……即使算不上失而复得,也是久别重逢,更何况是自己爱着的男人。

毕竟,他们也都不是滴水不漏的怪物。

值得一提的是,这天是索隆21岁的生日。吃到一半还是巴尔托提了句今天是光棍节是不是该给他这种单身狗点福利,然后我们才反应过来卧槽我们团里有个非光棍的生日不就是光棍节吗!事情太多的结果就是日期什么的全都忘得一干二净。结果罗罗诺亚君可以告诉你天然呆的新境界,在大家齐齐盯着他的时候这厮居然就是可以做到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山治站起来揉了揉索隆的绿藻头(千万别跟索隆说我这么说过)说了句白痴至少你母亲历尽千辛万苦把绿藻生下来的日子给我好好记住啊,然后从厨房拿来了一瓶酒摆在索隆面前的桌子上。

没有商标没有贴纸,只是个很普通的透明玻璃酒瓶。里面的酒是很漂亮的蓝绿色,被弗兰奇做的户外照明灯映得闪闪发光。我问山治这是不是你自己酿的,他瞪了我一眼说要么还是你酿的,然后他把酒倒进索隆面前的高脚杯里边嘟嘟囔囔地说这可是值好几千万的绝品就这么给个藻类真是浪费了浪费了,索隆只是盯着山治有点泛着红晕的脸没回话。

娜美让那个好几千万吓了一跳,不过鉴于现在情况特殊也没多说什么,罗在一旁淡淡地说黑足屋说的没错,那种酒是连世界贵族都很喜爱的北海特产,不过要做出这么一瓶少说也要两年。

嗯对,你没听错,是两年。也就是说山治这家伙从刚到卡玛巴卡(后来那个叫伊万的全跟我们说了)那时候就开始准备了。是这样。

我们谁也没有要那瓶酒,抢别人专属的东西怎么想都是要夭寿的。索隆以喝白开水的姿态把装在高脚杯里的绝品一饮而尽,山治白了他一眼嫌弃道这辈子也别想藻类有人类的品味了。路飞问索隆好不好喝,索隆拿手背擦了擦嘴说这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酒,山治点了支烟把头偏到一边嘟囔了句你这不是废话吗。

后来山治喝醉了,索隆就把他搂过来让他倚在自己肩上,山治也没拒绝,头一歪就呼呼地睡起来,一脸很舒服的样子。巴尔托那伙人一起捂着眼起哄作被闪瞎状,索隆白了他们一眼骂了句傻逼,我看见他搂着山治肩膀的手握得很紧很紧。

然后在我们到卓武的第二天发生了点不太好的事。新闻鸟送来的报纸的头版大概是世界会议要召开的消息,这没什么可说的,然而下一页几乎要占满了整张版面的那张照片把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是昨天晚上,索隆搂着喝醉的山治,伸着手给他清理扫到他脸颊上的头发的照片。

周围的其他人物都被用马赛克打掉,照片顶上写着大大的标题——“草帽路飞的左膀右臂——海贼猎人与黑足山治的禁断关系”。然后是照片底下接着后面整整一版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

我满脑子乱麻地把它读完了,不得不说,分析得简直头头是道条理清晰,包括两个人的性格、这一路的冒险过程甚至是未来走向预测,最后的署名是“阿布萨”。(我想你当时可能也看到过,不管怎样也算是红极一时的八卦。)总之不知道算不算是幸运,被人这么近距离拍到,我们和巴尔托他们的密切关系和接下来的计划一点都没有暴露,唯一暴露的,就只有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影响大局的,索隆和山治的关系。

但说句不好听的,我宁愿泄露的是我们的作战计划,也不想他们的关系成为那些无聊的人茶余饭后用来一笑的谈资。

或许这种事其实早晚都要发生的,我们的名气已经大到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忽视的地步,悬赏也因为明哥的事一路飙到十五亿以上。我们再也不是初出茅庐被人随随便便忽视的小海贼,却也多多少少丢掉了只有那个时候才能有的某些东西。

至于当事人……好吧其实根本就没怎么把这个当回事,也就是山治哭着咆哮了几句卧槽这让全世界的lady怎么看我哇哇哇然后也就失忆一样地没了下文,索隆直接就一副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这份报纸的样子照样倚在栏杆上睡他的午觉。

不过,没表现出来,不代表他们不在意。

很明显能感觉到,除非必要,他们在公开场合同时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出现也刻意地不会去站在一起。甚至就算是平常在船上,他们的接触也少了很多,毕竟还是有阿布萨罗姆这样的人在。

你或许会说我们这些追求自由的海贼完全可以无视世人的流言蜚语只管照着自己想法去做之类的,但兄弟,不是我卖弄,有些事情他真的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一定程度上他们可能是想让自己少受点外界的骚扰,但我想,他们更多的,其实是为了我们,为了草帽团。

他们不希望任何人用任何方式诋毁路飞和我们的海贼团,仅此一个理由,就足够他们去做很多很多,放弃很多很多。他们不想看到路飞在成为海贼王的那天围观的人一个个全都指着他的鼻子说海贼王你们船上有基佬。就是这样。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版权信息:海贼王中文网 » 索香同人文:船上的剑士和厨师

热点推荐:海贼王漫画 海贼王全集排球少年 海贼王动画下载 死神 黑子的篮球第三季火影忍者 妖精的尾巴 电视剧

相关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