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博原创文之暮夏光年

时间:15-06-05 10:33 来源:互联网 作者:云端的仙蒂瑞拉
[评论]

(一)这个世界挺熟悉

漆黑……深处……还是漆黑……

细嫩的手颤颤巍巍地尝试推动面前半掩的门,少女感觉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手稍微向前用力,伴着“吱呀”的声音,门缓缓打开。耳膜被身体里逐渐加快频率的心跳的“咚咚”声填充,几乎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

门的后面……还是门。

“砰!”

床上的人猛然坐起身子,头撞到床前柜也不觉得疼,只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睁大眼睛。缓过劲儿来后,少女这才感受到头上袭来的阵阵疼痛。右手撑着身子,左手摸摸起了包的地方,喃喃道:“原来是个噩梦……”

疼痛感让少女清醒了大半,一向喜欢赖床的她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叠好被子后顺手摸过枕头旁边的手机,锁屏上大大的“05:40”的字样让少女莫名地心情大好。忽然觉得上午的时间变得很长,感觉赚到了的样子。

拉开窗帘,鱼肚白的颜色显然已经占据了大半天空,初升的太阳光耀眼地灼目,少女被刺眼的光芒照的睁不开眼,终于皱着眉又拉上了帘子。

这种扑面而来的汹涌的热情,还真是不习惯。

少女面无表情地随手把手机扔在床上,走进了洗手间。

今天是爸爸妈妈出差的第二天吧,第一天我是怎么过的来着?嗯,似乎是一直睡到下午六点……少女如是想着,心不在焉地将用完的毛巾搭在一旁,慢悠悠走去厨房。

记得冰箱里有妈妈走前准备的速冻饺子……少女单手打开冰箱门,冷气扑面而来,还没等手伸进去,少女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冰冷的海水再次从沙滩退去后,湿软的沙滩上凸显出一个少女。黑色的长发和周围的沙子黏在一起,印有粉色兔子的睡衣紧紧贴着身体,整个人像是刚从海里打捞上来一般狼狈不堪。

一个多小时后,少女有了动静。胳膊像是被谁扭断过又接起来似的钻心地疼,艰难地伸手揉着半睁开的眼睛。待眼睛彻底睁开后,映入眼帘的却不是熟悉的自家天花板,而是一片空净的蓝。

少女艰难地用双手臂撑起身体,这才发现自己压根不是在家里,而是在海滩上,还是个无人管理的海滩。

是个梦吗?胳膊传来的痛感随即反驳了这一点。那么,被绑架了?又似乎不像,没有被绑起来,没有蒙脸的绑架犯,况且,没理由啊……少女敛下眼神,面无表情地强撑着站起身,打量起周围。

海滩由于没什么人显得格外空旷,不远处像是树林,一条不起眼的小路延伸出去。会有城镇吗?说不定能碰上人,起码比一个人在海滩上饿死的好。少女强忍着疼痛,迈开步子,决定试一试。总比待在这里坐以待毙的好,少女如是想着。

两个小时后,少女终于走出了树林,精神却也从之前的奋振变得萎靡。脸色不佳地看一眼前面安静地仿佛毫无生气的小村庄,停了一会儿,为了搞清楚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以及这里的地理位置,还是迈动了步子。

可惜运气不太好,少女刚走到村口就撞上一个带熊头盔叼烟的胡子男,而且是正面撞上。由于胡子男的身体不怎么软,少女被撞地倒退了一步,揉揉撞疼的鼻子,烦躁地抬眼看了过去。

胡子男明显心情也不怎么好,皱起眉,待看清少女后,眼里掠过一丝惊诧。

“这个村子里居然还有人?”

“不,准确来说是:村子外。”

少女下意识接了句话,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品味着胡子男话里的意思。莫非,村子里,没人?

胡子男听见少女的回答愣了一下,随即进入警戒状态。这个少女的出现……很可疑。

“我说,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少女感知到胡子男内心想法后觉得好笑,搞得自己好像会吃了你似的,就算是吃也得挑个好看的比如你身后那个才有胃口好吗?不对,少女很快反应过来,我怎么会感知到他的内心?

胡子男眉心一蹙,身后戴羽毛帽帅哥的声音幽幽传来。

“见闻色霸气?”

“什么?”少女心下一惊,霸气?难道说……这么看起来,眼前……这个胡子男有点眼熟呢,旁边那个帅哥……似乎也在哪里见过。

“你是什么人?”胡子男语气里带上了危险气息。

“女人。”少女很快安抚住内心的讶异,瞥了他一眼,也学着旁边帅哥刚刚的语气幽幽接了句。

胡子男一时语塞,眉头快打成结时,对面看起来狼狈不堪的少女突然摆出一个灿烂的笑,摆手道:“嗨,初次见面,泰利基尔戴欧,巴尼乔。”

与其被当作可怜少女扔在这种小村庄里自生自灭或者被当作世界ZF的人当场杀掉,倒不如主动出击,编个故事说不定还能被带走,见见路飞的爸爸哥哥什么的。少女如是想着,笑得愈发灿烂。

“不用那么紧张哟,我不过是个情报贩子而已。”

情报贩子?泰利和乔不约而同的蹙眉,眼前的少女衣着很奇怪,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狼狈地实在不能跟以上四个字联系到一起,况且还只是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少女。

感知到二人内心的怀疑,少女嘴角抽搐了下,衣着奇怪?虽然现在看起来……的确不怎么正常,但是你们跟伊万科夫一起待了这么久,这点儿视觉抵抗力都没练出来吗?

“总之,我的确只是个情报贩子。”少女收敛了下过于灿烂的笑,调整到微笑弧度,对面前二人伸出右手,“夏暮,请多指教。”

泰利和乔仍是狐疑地盯着面前的少女,没有表示。右手在空中停顿良久后,夏暮撇撇嘴,收回右手。

“看来二位还是不太相信呢,那么,需要我验证一下吗?”

这两个人是患瞬间失语症了吗?搞得我好像在跟木头说话似的,真没劲。夏暮无奈,还是象征性地扯扯嘴角:“泰利基尔戴欧,GM军情报管制官。巴尼乔,GM军士兵。你们的首领是蒙奇D龙,被世界ZF认定为‘世界最凶恶的罪犯’。”

说完,看见对面两人还是没什么表现,夏暮停顿了下,继续道:“GM军总部设立在白土之岛巴尔……”

话未说完,一股力道已缠上脖颈,夏暮用力挣脱,力道却只增不减。突然,一个声音打断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乔,住手。”泰利眯眼,看着狼狈挣扎的夏暮,“带回去,这个女人知道的一些事,说不定对我们有用。”

乔慢慢松开禁锢在夏暮脖颈的手,狠厉的杀意仍在空气中弥漫。乔刚一撤回手,夏暮便瘫倒在地,单手撑地,另一只手抚着脖子上的指痕,拼命地咳嗽。

脖子上的疼痛还未缓解,紧接着脑后一阵痛感袭来,眼前一黑,夏暮又昏了过去。

(二)初次见面

再次睁开眼睛时,夏暮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房间里,准确的来说,是密闭的房间。这就是传说中的软禁么?夏暮默默感慨,幸好说自己是情报贩子,要是被认为是世界ZF的人,估计早就身首异地了……

正想着,门缓缓打开,走进来一个身穿空手道服的男人。夏暮看过去,一眼认出了男人就是“百段”哈库,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刚刚才放松下来的神经又紧绷起来。倒不全是因为哈库的空手道,而是因为哈库……是鱼人。夏暮从之前看op的时候对于鱼人、人鱼并没什么种族歧视,只是有深海恐惧症的她面对活蹦乱跳的海底生物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然而哈库却没表现出什么敌意,注意到夏暮醒了之后,又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是去找人来审讯吗?算了,反正不是深海生物就好。夏暮用手顺顺气,手指触到脖颈上的青肿,无奈叹气,真是粗鲁,对一个女孩子居然下手这么重。

“就是这个小鬼?”

夏暮动作一滞,机械性的缓缓转头看向门口,GM军首领蒙奇D龙正站在那里,眼神锐利地令人发怵。

“嗨,龙先生,初次见面。”

龙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面容稍显僵硬仍扯出微笑挥手的少女,似乎还是不太相信泰利说的。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女孩,居然掌握了GM军的机密,如果真是情报贩子,难保她与世界ZF没有交易关系。

觉察到龙的疑心,夏暮试着活动了下手脚,确定没什么行动不便后站了起来走到龙面前。(注意:夏暮是被打晕了带过来丢到沙发上的)

“龙先生,虽然让您相信一个小丫头能掌握这么多关于您们的情报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不过事实的确如此。”夏暮说完,深呼吸了一下,尽量让微笑自然些,然后继续,“我只不过是个刚出来混还没做什么生意的情报贩子而已,世界ZF、海贼、GM军,哪一边我都不想得罪,也得罪不起。”

一口气说完,夏暮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考虑到所处形势,于是悄悄开启了见闻色霸气。

龙盯着面前看起来毫不畏惧自己的少女,许久之后,主动伸出右手:“情报贩子小姐,初次见面。”

夏暮微笑,也伸出右手:“初次见面,请叫我夏暮。”

两手交握,龙稍稍眯眼,力度加大,看着夏暮稍显不自然的神色,右手却毫无反抗之力。这个小鬼,如果不是在故意隐藏实力,那就是真的不通体术了。

龙放开夏暮的手,夏暮立刻迅速抽回去。真疼啊,GM军都是不懂怜香惜玉的蠢货吗?怪不得龙你这么常年不在家,路飞他妈都不带急的……夏暮默默吐槽,收回了盯着龙的眼神。

“嘻哈!是个挺有意思的小丫头呢。”伊万科夫突然说了一句,似笑非笑地看着表情淡然的夏暮。

夏暮毫不犹豫地抬头:“不好意思,我18岁了。”

“……”伊万科夫沉默了下,“哼,也就是十几岁的小丫头片子。”

“话说回来你是小伊万吧?多多指教!”夏暮又挂出招牌灿烂微笑,以示友好。这GM军的地盘,要是一直被当作敌人,处境可就不太好了。夏暮心下想着,更何况对这个势力团体,自己并不反感。

“……”伊万科夫愣了下随即炸毛,“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叫我什么?”

深紫色爆炸发跟着伊万科夫的炸毛动作动了起来,搭上怪异的妆容衣着,效果颇为喜感。夏暮一个没控制住就笑出声,眼看着面前伊万科夫即将进入暴走状态,夏暮这才不紧不慢地打着哈哈拍拍伊万科夫裸露在外的腹肌纹身。

“爱称嘛,爱称,不要那么小气。”

“爱称个鬼!我跟你很熟吗??”

“嗯……慢慢会熟起来的。”

“小丫头你是不是活腻了?别碰我的腹肌,信不信我杀了你啊混蛋?”

“嗯?那,好吧。”夏暮摆出一副很遗憾的表情收回手,“本来想夸夸你的腹肌配上纹身很美呢。”

“……很……美吗?”伊万科夫瞬间停止鲨鱼嘴暴走,秒换骄傲大笑状,“那当然,我本来就很美!”

一旁龙和泰利默默看着这场闹剧,无奈扶额。

“夏暮小姐,关于你掌握的情报,我有些疑问,您方便回答吗?”

夏暮悠悠转头,看着绅士状的龙,感慨着谁说的儿子像父亲我活活劈了他。

“当然。”

龙回头示意了下,泰利无奈地拖着伊万科夫退了出去,房间里便只剩下龙和夏暮两个人。

夏暮走到沙发旁坐下,微笑示意:“龙先生不觉得有些事坐下来谈比较好吗?”主要是因为我站着仰了那么久的头跟你们说话脖子实在受不了了,再继续下去估计就该得脊椎病了。夏暮默默吐槽,还是很好地用微笑掩饰了脖子的酸痛。

龙没回答,也坐到了夏暮对面的沙发。两人又这么对视了几分钟,龙先开口道:“我比较好奇,夏暮小姐的情报……来自谁手。”

夏暮的表情渐渐僵硬。要告诉他我早睡睡蒙了不小心来到你们世界其实我不是这里的人吗?特么根本行不通好吗?别说身为GM军首领的龙不信,就连自己这智商都不信。不过……我特么还真是这么进来你们世界的……

龙细细观察着夏暮的表情变换,尝试利用见闻色霸气感知夏暮的内心,然而可疑的是,从刚刚在门口就开始,龙察觉得到周围每个人的行为,除了夏暮。

“龙先生,我想,我现在还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夏暮纠结很久,慢慢说道,“因为我即使如实回答了你肯定也不信……我的情报,来自我自己。”

龙微微皱眉,耐心地看着苦苦思索的少女,等待解释。

欢迎转载,但请保留版权信息:海贼王中文网 » 萨博原创文之暮夏光年

热点推荐:海贼王漫画 海贼王全集排球少年 海贼王动画下载 死神 黑子的篮球第三季火影忍者 妖精的尾巴 电视剧

相关内容

评论